中文版   |   英文版
 
 
  热点新闻
毒蛇的天敌——獴
太阳是在夏天离地球近,还是在冬...
天上掉下来的石头
鲸吃什么
地球上真的有过麒麟吗?
澳大利亚有袋类动物
黑猩猩吃什么
狼獾
时令鲜花---迎春花
“食蚁兽”穿山甲
为什么有的玻璃杯倒入热水容易炸...
不看不知道!
中国十大著名毒蛇与历史悠久的蛇...
鸡年话鸡---鸡的祖先
关注第二大类哺乳动物之谜---蝙蝠...
小小讲解员
 
 
当前位置:首页 >> 讲故事学知识 >> 神秘莫测的动物行为
神秘莫测的动物行为

    神秘莫测的动物行为——家规与葬礼

    河马是一种过两栖生活的大型哺乳动物,最大者有3米多长、3-4吨重,比犀牛还要大,是仅次于大象的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大四足动物。最令人惊奇的是它们有一张大嘴巴,张开时上唇可以高过头顶,能张到90度,足可容一个较大的孩子站立其中,比任何陆生哺乳动物的嘴巴都大,因而有人称它为“大嘴兽”或“大嘴巴动物”。

    河马是非洲特产动物,性喜结群,通常每群约20只,它们在河中或湖里生活时,都得遵循一条不成文的“家规”:雌的和幼的河马占据河流或湖沼的中心位置,年长的雄河马在它们的外缘,年轻的雄河马离它们更加远些。谁要是越规,就会受到全群河马的“谴责”。但是在繁殖季节里,发情的雌河马允许进入雄河马的地盘,并得到主人的热情接待。相反,一头雄河马闯入中心位置,那里的雌性和幼年河马虽然不会驱赶,但它必须严格遵守“家规”——站立或蹲伏在水中,不准乱碰乱撞。一旦违背这一“家规”,它将受到其他雄河马的共同攻击。

    科学家在野外观察河马时,还常常发现它们的背上流出了“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经过研究,才知道这并不是血,而是从它们汗腺里排出来的汗液,俗称“血汗”,用来湿润皮肤,否则皮肤离水久了,加上当地气温高和列日的照射,会干裂的。

    美国康奈尔大学昆虫学家柯克·维斯切尔教授发现蜂群中确实有一些蜂充当了“殡仪员”,它们的职责是把巢里的死蜂移出外面,预防疾病传播和防止巢内充满蜂尸体。维斯切尔教授故意将一些刚死去的蜂移入实验室的蜂群中,发现绝大多数蜂忽视蜂尸,它们不是用头部的触角去碰一下,便是用眼睛瞧一下就了事。但是在死蜂移入约一小时后,少数殡仪蜂走近尸体,咬住它们,拖出蜂巢,将尸体放在离巢较远的地方。

    维斯切尔教授认为,在任何时间里,殡仪蜂仅占全群蜂中的1%-2%。他还观察到:蜂群中的尸体会散发出一种意味着“死”的特殊化学气味,是这种气味“通知”殡仪蜂,使之闻讯而来,抓起尸体,飞往离巢大约120米远的地方“安葬”。担任殡仪工作并不是某些蜂的固定职责,一般是隔几天就轮换。

    非洲象是现今世界上最大的陆生动物。别看它躯体臃肿、笨头笨脑,可它对老者却有一番孝心呢!

    科学家们在非洲密林中考察大象时,不仅听到当地土著人说,而且还目睹这种大象确有“葬礼”行为。如果一头大象老死后,“送终”的群象会围着死者,先是发出一阵哀嚎,然后由为首的大象用其长牙掘松泥土,用鼻子卷起土块,投掷到死象身上。其他象纷纷仿效,也把土块、石块、枝枝和枯草等扔到象尸上,把死象掩埋起来,再用脚踩实,直到为首的大象一声嚎叫,才停止踩踏,最后群象绕着修成的“象坟”,慢慢行走,似乎在向遗体“告别”。

 

    神秘莫测的动物行为——顺从与失恋

    动物有许多有趣的令人迷惑不解的行为,有的甚至连长年研究动物的专家也无法解释。如南非有一个“跳跃蛇之乡”,那里的一种毒蛇会从地面跳跃到空中而落下。在印度尼西亚热带丛林的金树蛇,能从一根枝像飞一样腾空飞至另一树枝,如果要下到地面,则从树上笔直地落下。

    美国生物学家乔治夫妇长期在非洲塞伦盖蒂大草原上考察猎豹,被同行们誉称为“猎豹权威”。他俩与猎豹的无数次接触中,发现两起不可思议的行为。

    有一次,乔治夫妇在考察用的越野车上,用望远镜发现一个十分惊险的镜头,于是车子急忙开到离现场只有14米处停下。一只雄猎豹在自己的领土里向另一只同类闯入者扑去,一口一口地撕下其皮毛,残酷地狠咬,发出“嘎扎嘎扎”的嚼骨头的声音,实在令人毛骨悚然!这种残酷的攻击性防御,足足进行了半个小时。令人惊奇的是,被攻击者显得十分顺从,既不还击,也不逃跑,直到最终倒地死去。对于这一现象,“猎豹权威”无法正确解释,他们只好推测,闯入的猎豹可能是为了向主人恳求入群,所以才一切顺从,直至死去,以表忠心。

    乔治夫妇还发现过一起令人难解的猎豹“失恋”事件。一只取名佩凯的雌猎豹与另一只取名索立蒂厄的雄猎豹相爱,要很长期间彼此形影不离。后来不知什么原因,索立蒂厄突然不理睬佩凯,而且愈来愈疏远它。为了弄清佩凯失恋的实情,他俩夜间跟踪观察。人们或许会问,乔治夫妇怎么断定佩凯“失恋”呢?因为他俩公示野生猎豹的求爱和交配行为已经研究了大约四年的时间,其中包括佩凯与索立蒂厄相爱的一段经历,他们也了如指掌。一个晚上,乔治夫妇发现佩凯独自躺在草地上翻来覆去,显出一副苦恼的神色,而那只遗弃它的雄猎豹索立蒂厄却坐在远处,连瞧都不瞧它一眼,昔日彼此间那股亲热劲完全消失了。至于佩凯为什么会失去索立蒂厄的欢心,乔治夫妇还没有弄明白。

( 编辑:fengyf)

 
上一篇:动物骗亲有其道理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浙江自然博物馆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灵启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