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   英文版
 
 
  热点新闻
毒蛇的天敌——獴
太阳是在夏天离地球近,还是在冬...
天上掉下来的石头
鲸吃什么
地球上真的有过麒麟吗?
澳大利亚有袋类动物
黑猩猩吃什么
狼獾
“食蚁兽”穿山甲
时令鲜花---迎春花
为什么有的玻璃杯倒入热水容易炸...
中国十大著名毒蛇与历史悠久的蛇...
不看不知道!
鸡年话鸡---鸡的祖先
小小讲解员
关注第二大类哺乳动物之谜---蝙蝠...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普小讲堂>> 科普知识 >> 原生动物的功与过
原生动物的功与过

  原生动物不仅对了解动物演化是重要的,而且和人类的关系也比较密切,它对人类的生活有功又有过。
  罪大恶极的害人虫  原生动物的家族成员中,有极少数的败类,它寄生在人和动物体内,兴风作浪,为害人和动物 ,使人和动物生病,严重时导致死亡,真是罪大恶极!
  疟原虫能引起疟疾,这种病发作时一般发冷、发热,而且是在一定的间隔时间发作,是我国五大寄生虫病之一。疟原虫的分布极广,遍及全世界。疟原虫有50多种,其中寄生在人体的最常见的疟原虫是间日疟原虫和恶性疟原虫。在东北、华北各省主要为间日疟,而恶性疟主要发生在西南和海南岛。
  间日疟原虫有两个寄主:人和按蚊。通过终末宿主按蚊传播疾病,被感染的人患疟疾。间日疟原虫在人体内寄生时对人的危害很大,它能大量地破坏红细胞,造成贫血,使肝脾肿大,损害脑,严重影响人们的健康,甚至造成死亡。现在能控制大量流行,各种有特效的防治新药,不断发现,防治效果不断提高,大大减少了病人的死亡。
  疟原虫的兄弟鸡球虫和免球虫,则是危害鸡、兔的主要寄生虫。鸡球虫和兔球虫分别寄生在鸡和兔的盲肠、小肠和肝脏中,它们不但掠夺鸡和兔的营养物质,阻碍雏鸡和幼兔的生长发育,同时产生毒素损害神经和造血器官,导致败血死亡,是养鸡业、养兔业的大敌。现在能有效地采取综合措施进行防治,效果很好。
  此外,还有一些粘孢子虫、小瓜虫、车轮虫等,在水中生长繁殖,它们危害水中生活的鱼类、青蛙和鳖,严重影响它们的生长,成为养鱼、养蛙以及养鳖的重点防治病害之一。
  赤潮的祸根  在海水中生活的一些腰鞭毛虫(如夜光虫、裸甲腰鞭虫等)大量繁殖可造成赤潮,导致鱼类大量死亡。
  由于滩涂海水养鱼、养虾的不断发展,在饲养过程中投下了大量高营养的饲料,那些未被吃完的残料溶于水中或沉下海底,日积月累越来越多,加上抗生素的大量使用破坏了水中浮游生物的平衡,大量的工农业和生活污水不断排入海洋,基于这些原因使海域中营养物质含量不断提高,这样为形成赤潮的原生动物大量繁殖提供了物质基础。只要其他条件如水温、溶氧量、PH值等符合之后,腰鞭毛虫类的原生动物就迅猛繁殖,开成了赤潮。
  赤潮生物覆盖海面,遮住阳光,造成水体缺氧,产生大量的粘液粘住鱼鳃,以及产生有害气体和毒素,这样使海中鱼类因见不到阳光,呼吸不到氧气,以及中毒而导致大量死亡。不过,只要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生态条件,抑制夜光虫等大量繁殖或用药物杀死它们,或做好预测预报,是可以防止赤潮发生的。
  奇妙的共生  众所周知,小小的白蚁能够把吃进去的干木头消化得一干二净,真使人迷惑不解。其实消化木头中的木质纤维,并非白蚁的本领,而是靠其肠内原生动物——鞭毛虫的作用。白蚁肠内已知的鞭毛虫有250种之多,总重量差不多为白蚁体重的1/3—1/2,为数众多的鞭毛虫能够分泌纤维素酶和纤维二糖酶,把白蚁吃进去的木头中的木质纤维通通分解成葡萄糖及其他产物,为白蚁提供了丰富的营养物质,而鞭毛虫也从中得到了好处,获得了养分。这是一种奇妙的共生现象。幼小的白蚁不能吃木头,但小白蚁有吃白蚁粪便的习惯,这样就从粪便中吃进了鞭毛虫,有了鞭毛虫,长大了就可以吃木头了。
  此外,牛能吃草,消化利用草中的木质纤维,除了与牛胃本身的奇特消化功能之外,也与牛瘤胃中生活的各种大量的纤毛虫有关。瘤胃为纤毛虫提供了生长繁殖的条件,而纤毛虫能分泌出纤维素酶,把木质纤维分解成葡萄糖,为牛和纤毛虫共同享用。有人做过试验,如果给牛灌服酸醋杀死瘤胃中的纤毛虫后,牛就会发生消化不良的症状。
  不可磨灭的功劳  难以置信,小小的原生动物对人类还 有不可磨灭的功劳呢!原生动物中的大多数的植鞭毛虫、纤毛虫、如眼虫、团藻、草履虫等和少数的根足虫是水中浮游生物的组成部分,是鱼类、蛙类和龟鳖类的天然饲料。
  海洋和湖泊中的浮游生物又是形成石油的重要原料。在千百万年的漫长地质年代里,浮游生物的尸体和泥沙一起渐渐下沉到水底,保存于淤泥中,由于和空气隔绝,这些生物的有机质在微生物的作用以下覆盖层的压力和温度的作用下,不断发生极其复杂的变化而变为石油。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原生动物的有孔虫和放射虫不学参与地壳的形成。原来有孔虫和放射虫的身体表面都包裹着一层原生质形成的石灰质的外壳。这些动物死亡后,其石灰质的外壳积淀海底,经过亿万年的积累,就成为又厚又硬又长的地壳了。
 

(作者:徐晋佑等 编辑:caomj)

 
上一篇:形形色色的花粉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2 浙江自然博物馆 浙ICP备12031539号  您是本网第 位访问者  技术支持:灵启网络